情感挽回行业领导品牌
资深情感专家团队
400-138-4688  028-62634618
爱你的人为什么会爱到让你无法呼吸?
对方爱到让我无法呼吸
日期:2021.06.04    浏览:372次    来源:幸福指南针

  最亲近的人,可能也会把你拖进最持久的战役。


对方爱到让我无法呼吸


  ➊、“情感勒索”的陷阱

  “如果你还要和他在一起,我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你不能帮我吗?你不帮我,我就完了……”“如果你爱我,你就会……”“我这么受苦受累,还不是为了你,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类似的话我们可能会在生活中听到,这些话可能来自于家人、伴侣、工作伙伴、兄弟或者朋友,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自己。

  这些话看起来是再也平常不过的,说这句话的人看起来是可怜而又可爱的讨好者,又或者是心里全部装着我们的牺牲者,但是,和他们相处,我们却会感受到被控制。

  仿佛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我们就会过得不好,就要承担他们不幸的后果。

  仿佛我们不按照他们说的做,他们可能会给我贴上自私自利的标签。

  如果我们感觉到在“爱”中,成为不了自己,我们担忧各种后果和他人的评价与威胁,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我们就可能陷入了情感勒索之中。

  《情感勒索》一书的作者苏珊·福沃德博士指出,情感勒索是控制行动中一种有力的形式。

  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可能会用一些直接或间接的手段勒索我们,我们如果不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就有苦头吃了。

  所有勒索的中心都是最基本的威胁、恐吓,它会以许多不同的面貌出现。

  因为我们需要得到关爱与认可,这些勒索者甚至会威胁要控制和剥夺这些,或是闹到我们心力交瘁。

  在情感勒索的关系中,我们以牺牲自己的需要为代价,去关注别人的需要。

  通过对别人的让步,我们为自己制造了一个短暂的安全假象,使我们得以栖身其中聊以自慰。

  但最终,我们避免了冲突和对立,同时也失去了健康的关系。

  《情感勒索》指出,这些使用情感勒索手段的亲友,很少存心要勒索我们的,他们只不过想借此寻求安全感及掌控权。不论他们外表看起来多有自信、多强势,他们内心其实是非常焦虑的。

  在电影《金色池塘》中,老父亲诺曼对他的女儿切西尔十分挑剔,以至于女儿感觉自己无论做什么也无法获得父亲的尊重和爱,即使女儿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也感觉自己和父亲面前成为了年轻的“胖女孩”。

  母亲埃塞尔对困惑于爷爷的不通人情的孙子说:“其实他不是在和你吼,他是在和生活吼,他像一只狮子,他要提醒自己,他还能吼叫”其实,对勒索者来说,他们无法掌控恐惧,这些恐惧是因为长期感到忧虑及某些资源的匮乏。也有些人是因为丧失了安全感及自信心,为了抵御不确定感和压力的侵蚀,才催生了勒索。


  ➋、情感勒索的类型

  ➀:“施暴者”

  要是你不顺从,他们立马就会很愤怒,可能会语言带着威胁。

  他会直接要我们知道他们有什么需求,并告诉我们忤逆他们的后果。

  他们也可能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吭声,最后将怒气全部发泄在我们身上。

  在情感勒索中,不顺从施暴者的人可能会迎来非常悲惨的结局:

  遭到遗弃、情感上断绝往来、金钱或其他资源被掐断,或是被怒目相向,甚至是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情感勒索可能会成为情感虐待。

  ➁:“自虐者”

  强调如果我们不让步,他们会对自己做出某些举动。

  比如会警告其他人,你们如果不照着做的话,我就会非常沮丧,甚至无法活下去,他们会把他们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比如“如果你不照做,我就不吃饭,不睡觉。”“你敢离开我,我就自杀。”

  自虐者常常很渴望依赖,让他们管理自己的生活是很难的。

  自虐者会把对方视作成年人,而把自己当成小孩,当他们哭闹时,其他人就需要付出关心,并帮他们解决不愉快,要保护他们脆弱的心灵。

  自虐者使出的极端手段是向别人暗示他们可能会自杀。这种威胁没有人敢轻易忽视,也是让自虐者觉得最有效果的一种方法。这让他人感到深深的恐惧,生怕对方采取这种过激的方式。

  这类情感勒索的重点是利用我们的责任感,让人以为保护他们是你的责任,这给了他们完全控制你的好机会。

  从社会中的各种闹事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人采取自虐的方式,希望他人为自己负责。

  ➂:“悲情者”

  悲情者利用的是他人的罪恶感,要他人觉察他们的困难,要是他人看不出来自己的困难,就是因为别人不关心他们。

  在他们不能如愿的时候,常会表现得沮丧、沉默,但不说出真正的原因。

  等他人因此担心了很久之后,才会说出自己的需求。

  悲情型表面上会看似很脆弱,事实上,他们是沉默的暴君。

  他们不会大吼大叫或故作姿态,但是他们的行为却会使他人受伤、困惑和愤怒。

  他们在强扣罪名和使别人产生罪恶感的方面上很有技巧,他们通过引导别人产生罪恶感来使得别人来实现他们的愿望。

  ➃:“引诱者”

  引诱者会给人一连串的测试,他们会“贩卖”情感上的报酬,如一座充满爱、认可、家庭亲密感与疗伤作用的城堡。

  进入这样完美的幻梦的代价就是,什么都听他们的,他们所说的幻梦可能只是空头支票,你为了他改变了很多,而他一直在引诱你改变,却不给任何的兑现。


  ➌、情感勒索者给受害者留下的三种感觉

  ➀:恐惧感

  情感勒索者知道我们怕什么,我们会对什么感觉到紧张。

  所以他们会这么说:照我说的去做,否则我就会离你而去/反对你的意见/不再爱你/对你大吼/搞砸你的生活/把你开除

  “被排挤的恐惧感”是所有恐惧中最具影响力、最为普遍也最容易被触发的一种。

  ➁:责任感

  在踏入成年生活后,我们每个人都会被一些规则和价值约束,比如要对别人尽什么责任,要遵循何种行为规范,这些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我们常常把被人的需求摆在自己的需求之前,在身体、头脑、情绪、精神和经济方面为他人付出,最后考虑自己,这显然就需要改变了。

  有些情感勒索者可能会像是全年无休的电视频道,不断和被勒索者播放他们的好意与慷慨之举,然后告诉我们这是他们对我们的好,我们不能忘记了。

  与其说那些好意和慷慨是他们带给我们的礼物,其实更像是没有上限的贷款,我们得连本带利偿还,甚至会入不敷出。

  ➂:罪恶感

  只要我们有良知,就会有罪恶感的规范。可是,罪恶感也是容易出错的。

  我们有时候会感觉到过度的罪恶感,从而不断地自我责备和自我惩罚。

  我们会有这样的思维链:我做了某事→对方心情沮丧→不管那是不是我造成的,我都愿意负全责→我觉得有罪恶感→我愿意做任何事来弥补,只要能让我感觉好点儿。

  这种罪恶感已经和我们是否真实地伤害了人无关了,关键是我们自己相信自己确实是伤害了人,情感勒索者更会要我们为他们负责。

  我们都愿意相信自己是好人,但是情感勒索者却用“欲加之罪”让我们对自己和善、负责的固有评价打了个问号。

  我们希望自己是个好人,于是不敢成为情感勒索者口中的坏人,我们被罪恶感操纵。


  ➍、情感勒索者用什么手法

  让我们放弃自己的利益,从而屈服他们的?

  ➀:二分法

  简单来说,就是“坏人是我们,他们是无辜的”。

  通过粉饰自己,他们把我们的行为说成是极为扭曲的,通过贴标签要我们对自己产生怀疑。

  情感勒索者可能会声称“你这样做就是为了伤害我,你一点也不关心我的感受”“你伤了我的心”“你让我失望透顶”,通过“冷酷”“自私”等标签迅速瓦解我们的自信心。

  ➁:病态化

  有些情感勒索者会说我们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是因为我们病了或者是疯了。

  他们还会旧事重提,用过去不愉快的事情证明我们是罪魁祸首,用一些欲加之罪对打击我们的自信和自尊。他们会指控我们无法维持关系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我们无法像他们爱我们一样,也投入同等的关心与亲密。

  在他们要求更多的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承诺,却无法达成时,他们就会开始质疑我们爱人的能力,以此来进行索取。

  我们很多人都惧怕自己内心的黑暗。勒索者利用了我们的恐惧,通过病态化让我们对自己的判断、能力和人格产生怀疑。

  ➂:联合阵线

  单打独斗无法奏效时,情感勒索者会叫外援,比如家人和朋友,通过这些人证明自己是对的,他们找到这些支援他们的人在人数上压过被害者。

  勒索者会把我们关心和在乎的人笼络过去,让我们感到孤独和挫败。

  他们不仅仅会找来现实的人,还可能会搬出各种论据和文章,来说明真理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的观点。

  ➃:消极比较

  情感勒索者通常会拿另一个人做完美的标准,通过比较,看出我们浑身缺点。

  “为什么那些人可以那么做,你不可以?”成为他们质疑我们的惯用言语。

  消极比较会让我们忽然认为自己不够好、不够忠实、能力不够,让我们充满焦虑和罪恶感,一旦我们自我怀疑,就有可能通过让情感勒索者如愿的方式,来证明我们没他们说得那么坏。


  ➎、情感勒索是在勒索者和被勒索者的配合下达成的

  勒索者一般有一些灾难化的不合理信念,比如:

  我永远得不到我想要的。我觉得没有人会关心我的需求。我没有能争取到我想要的东西的本领。如果得不到想要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得了这个打击。我关心的人总会离我而去。

  因此,他们可能会认为只有以更激烈的手段行动,才能从世界中得到自己生命的必需品。

  这些观念是在忧虑和缺乏安全感的长期状态中养成的。他们过去的生活经历和他们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的形成有关系,他们相信自己很难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因而需要利用一切方式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从而步步紧逼受害者。

  然而,指责、威胁和消极比较,这些东西显然不是最初让我们进入关系的原因,我们更不愿意为了这些而去维系关系。情感勒索使得被勒索者面对勒索者的过度反应和自我中心,这导致关系的恶化。

  情感勒索者难以分清楚自己的需求和对方的义务的区别,从而误认为“我要,你就要给”,他们难以评估自己行为的后果和长期的影响。他们急于抓住自己的所有物,但是却无法察觉自己在把对方推远。

  他们认为,当务之急就是驱散自己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他却不管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代价。

  情感勒索需要我们的配合才可以实现。

  被勒索者可能有一些导致自身被勒索的特征:

  过度需要他人认可、过分害怕他人生气、不计代价维持和平、为他人负过多责任、频繁质疑自我、常常因为怜悯和同情他人从而放弃自己的利益、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好人。

  我们的这些特征在和勒索者互动时,不断地告诉勒索者,你们的手段对我有用,我不得不妥协,我们可能会试图道歉、讲道理、争吵、哀求、让步、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或者投降。却很难为自己的观点辩护、申明自己的原则、让勒索者知道他们的行为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也很难看到实际情况和他们描述的是否相符合。

  或许我们会以为无视的态度可以自动停止他人的行为,可是有时候,不直接反对的态度会告诉别人:你这么做是对的,继续做吧。